八月二十四日,利用回台之便,我和太太到土城看守所見了阿扁總統。

隔著加厚的玻璃、鋼鐵製的柵窗,阿扁熟練地拿起話筒,一句「清志兄」自聽筒的那端傳來,那一刻,他的微笑,從容又熱忱,如同往昔,頓時讓我忘了此時「牢裡與牢外」的現實情景。

即使身陷囹圄,阿扁仍然梳洗整齊、精神抖擻,講話也中氣十足,對台灣的未來更是充滿信心。他特別強調,國民黨的殘暴非始自今日,台灣人想出頭天必須要爭氣、不要放棄,大家要將不公不義的事情向全民、全世界發聲,不可因為當政者不理會而出現「狗吠火車」的無望;他說,當年台灣人有機會執政,也始自台灣人前仆後繼地「狗吠火車」,目前的情況雖不見得比先前來得好,但如果不大聲吠,台灣人要奪回政權的希望只會更加渺茫!

上次見阿扁,是在二○○八年七月間,他已卸任總統,當時「南科高鐵減振工程案」包括我在內的十位「貪污圖利罪」被告一審皆被判無罪。猶記扁辦門口掛著聖嚴法師的名言對聯:「慈悲沒有敵人、智慧不起煩惱!」我沒有問阿扁,此刻他是如何看待他的「敵人」?或者更精確地說,他是如何看待「視他為敵人的人」?我也不清楚,他是否還抱持著「仁者無敵」的想法?但當聽到他大聲說出:「國民黨比共產黨還可怕,馬英九較蔣介石更殘暴!」我確信,此刻的他十分清楚,唯勇者才能無懼!

三十分鐘一閃就過,短暫會面無法暢所欲言,就在阿扁離去回眸微笑之際,我直覺地以舉手禮向這位永遠的統帥致敬。

這次會面我發現,阿扁雖然長期被關,但並沒有如部分媒體報導的軟弱、消極,甚至幾近求饒或求保釋的樣子,相反地,他似乎很清楚並已就好自己的戰鬥位置,試圖運用有限的資源,繼續為台灣的前途,竭盡所能,做出努力。

走出會客室,來到看守所門口,十幾位手拿台灣國旗子的民眾圍上來問我是誰,這幾位夜以繼日地守在看守所前的台灣人,臉上表情憤怒但堅定,如果不是當日正適逢七月半、不少人因家裡要拜好兄弟而沒來,這些堅定的朋友將更多。他們說,「阿扁一日不出牢門,阮就一日不離所門」,我給他們加油,並轉達阿扁要他們就好戰鬥位置,繼續「狗吠火車」!

二○○六年走出牢門以來,我的眼淚不知流了多少回,此次見了阿扁,我警覺到,流淚於事無補,唯有就好各自的戰鬥位置,不停奮戰,台灣才會有未來!


轉載自謝清志的部落格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dneyfighter 的頭像
kidneyfighter

台灣建國必成!

kidneyfigh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